夜访龙泉寺

前几天跟老张,老卢在北京。办完进京证出来,坐咖啡厅里闲聊。下午四五点,老张女友给老张打电话,老张挂了电话,过了一会突然说,“我们去龙泉寺吧!”我一下来了精神,好呀好呀早就想去了。龙泉寺,传说中的北大清华分院,不少高人在此修行。最近的一个是个学数学的,北大,IMO金牌,刚拿了MIT的offer,最后还是选择了龙泉寺。据说入寺也得考察三年,考察过了才能真正出家。

于是上高速,开导航,直奔凤凰岭。等到了山脚下,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。未进山门,道路两旁是各式农家乐,烧烤摊,火锅店,夕阳下青烟袅袅,分外妖娆。老张顿时一通感慨:“龙泉寺好地方啊!!好地方。下山就有好吃的。”我点点头,嗯,也算是佛祖的一种考察方式吧:只吃烧烤,不吃火锅的人儿不宜出家。
再往里开十分钟,到了山门,下车。门口是个素食馆子,有烤玉米,凉面,也有鸡蛋(hmm...)。老卢饿急眼了,死活要吃饭。我和老张不能等了,太阳马上要落山,再晚了就不能拍照发微博了。于是我俩弃老卢而不顾,直奔庙门而去。一转弯,一座极小极小的庙门映入眼帘,上书三个字:龙,泉,寺。庙门破败,整洁,安详。
彼时,凤凰山郁郁葱葱,几缕最后的阳光打在龙泉寺门口暗红色的斑驳墙面上,远处一些屋顶隐藏在树林中,若隐若现。我有些惊讶,传说中的龙泉寺竟然这么低调。正感叹间,老卢怀中抱着俩玉米跟上来了,口里含混不清的喊着等等我等等我,十分的煞风景。入得庙门,过石桥,就算是真正入寺了。桥头碰见一个缁衣人,居士模样,见到我们仨,合十鞠了一躬,不发一语,继续前行。老张又是一通感慨:“好地方啊,好地方。跟金庸小说似的!”据说僧侣是文化的活化石,在龙泉寺算是真正感受到了。再往里走,是一个照壁,上书南无阿弥陀佛,照壁后面是一片极为开阔的露天道场,四周有老树昏鸦,远处是山脉。当时是,夕阳已落,有一个居士在佛像前默默地一盏一盏点灯。身影打在地上,影影绰绰的,道场安静地只有几声鸟叫和蝉鸣。
转一个弯,上到半山腰,就到了讲经堂,里面灯火通明,走近一看,原来有和尚在弘法布道。讲经堂很大,里面坐了一百余人,有个大和尚端坐中间,用麦克风在讲话,面前是录像机,讲经堂两侧有大屏幕实时显示,方便各个角落的人观看。老张感慨:“跟在新东方上课似的!”我们站在门外听了一会儿,和尚并没有在讲经,而是在用很平实的话说一些生活中的佛理,例如遇到疑惑时候怎么办。说话的方式和内容很像西方基督教每周一次的教堂布道。听了一会儿一个小和尚跑出来,合十而里后问我们是不是禅修营的。我问禅修营是什么,小和尚说是为期一周面向公众的一个公益活动,吃住都在寺里,今晚上就是禅修营第一天的弘法。我说不是,我们就是顺道来看看。小和尚说下次想来可以报名,我们下个月还有,不过报名要趁早,满了就报不上了。我说谢谢。小和尚说您如果不是禅修营的,就不能进来了,十分抱歉。我说没事,我们门口看看就行。我和小和尚的对话的过程中,老卢老张都在忙着拍照发微博,十分丢人。
出得讲经堂,凭栏而望,龙泉寺俯视着十几公里外的灯火通明的北京城。北京居然还有这个地方,实在难得。我们仨默默的站了很久,老张突然说,老冯你出家吗?我说:“看破红尘,你就出家了,如果进一步看破,你就又还俗了。不过龙泉寺环境这么好,山脚下还有这么多诱惑,牛逼了之后,老了之后,退休了之后,在这出家做科研还是很不错的一个选择。”老卢点点头,说,我又饿了。
回来的路上,我们都很兴奋,找了一家炙子烤肉,我和老张分了一瓶大二锅头(老卢开车不能喝)。我趁着酒,说了不少好玩的禅宗典故。回去意犹未尽,找来纸笔默写了一遍心经,我说,这是我写过的最棒的一篇书法作品。
用微信拍好发给家父,家父回了几个字:“和你的泳姿一样。”
我的泳姿是狗刨。

2015.8.27

夜访龙泉寺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