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吃肉,不杀生

不少宗教教义都反对贪吃,但其原始动机和成佛得道没什么关系。佛教中最古老的八关斋戒的最后一条就是不食非食,即“过午不食,一日一餐”。其实“过午不食”最初和养生毫无关系:据说释迦摩尼的一个弟子迦留陀夷在某天晚上沿街敲门要饭的时候,由于肤色太黑,主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,把家里的孕妇惊流产了。于是佛陀下令,要饭要趁早,过了中午就不许出去要饭了。“一日一餐”也和要饭有关,目的是尽量减少要饭次数,免得打扰到别人。另外,八关斋戒中其实并没有不许吃肉这一条。不许吃肉是南朝的萧统皇帝认为出家人吃肉不好,于是下令禁止全国僧尼吃肉。可见是行政禁令,而非佛祖要求。由此看来,一天吃一顿自助不算破戒。

没钱没时间的时候,我就告诉我自己,进食后,淀粉分解为葡萄糖,葡萄糖在细胞内通过三羧酸循环产生二氧化碳和水和能量,这些能量使得脑神经细胞正常运作。保持大脑的正常运作,才是高等生物(比如我)进食的目的,难吃就难吃点吧,吃完还得赶论文。有钱有时间的时候,我就想,去他妈的三羧酸循环。走起~

有一年

有一年去新加坡,12月临行前跑到清华跟表姐道别。表姐是个学霸,光顾着自习,把时间忘了,我在清华东门口的寒风中站了四十分钟。等联系上表姐后,她先跑回宿舍借了舍友的粉红色大毛帽子和手套围巾,给我裹上,然后带着我去东门口的永和豆浆,点了两根油条,一豌豆浆。那是我吃过最温馨的一顿早饭。真暖和啊。很多年后,同样是学霸的前女友在一次约会中迟到,说,饿了吧,学校门口的永和豆浆怎么样?我说,不吃。

高中时的饕餮是为了肉。我和李老摸把学校方圆五里的餐馆列出来,一家一家吃。吃到高兴处,我俩相视一笑,嘿嘿傻乐半天。如果去面馆,一般还会叫上老D,因为我不大会用筷子,一碗面上来总是央他给我搅拌搅拌,这种活儿他特喜欢,神色间颇为得意。后来吃饭是为了酒。只要一闲下来就拉上小弟出门觅食,挑一个门脸过得去的馆子,几道凉菜,几道肉菜,喝。他喜欢足球,我喜欢看书,彼此的爱好毫无交集,谈话内容主要围绕在他和他的小姑娘,我和我的前女友们。谁谁谁必然是个碧池,你和谁谁谁其实不该分,你和谁谁谁最初就不该在一起,等等。有一次他给一个学姐送花被拒,一坐下来就闷头喝了一扎啤酒,说,我靠。然后哇哇吐。结账时我向服务员解释,他的亲人刚过世,心情很糟糕。

虽然这么爱吃,但是这么多年来吃品一点没有提高,依然停留在无肉不欢的低级境界。烤串,烤鸭,牛排,刺身,都是肉菜。曾经的挚爱是肘子,红烧肉,由于日渐发胖的体型而有所节制,我认为这是一个进步,心下颇为得意。相比之下孔子简直是个事儿逼,在论语里面这也不吃那也不吃,装的跟有钱人一样。一次在一个日式小酒馆,我和小弟感慨:等咱有钱了,是不是也什么都不能吃了。我俩无比盼望那一天的到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